亚虎国际

xiong
熊哥有话说

玩《王者荣耀》的夫妻

一顿风卷残云之后,桌子上的杯盘碗碟空空如也。
27岁的淳淳有一搭没一搭地滑着手机,不时看看坐在旁边的老公阿川。他正在手机上专心致志地玩游戏,正脸也没瞧她一眼。
两人饭后没有直接去买单,各玩各的,就这么干坐了10多分钟,淳淳是真的有点无聊了,并且夹杂着“你竟然独自玩了10多分钟都不理我”的怨气。
1.
这是一个普通周五的晚上。日料店里播着邓丽君《我只在乎你》的日语版,空气里飘荡着怀旧的味道。这是上大学学日语那会,淳淳最爱听的歌,她在心里默默地跟唱着:

もしもあなたと逢(あ)えずにいたら 如果没有遇见你
私(わたし)は何(なに)をしてたでしょうか我将会是在哪里
......
门口的女服务员无精打采,直到障子门拉开,见到新客人,才恢复精神头,毕恭毕敬地用机械的日语说着“欢迎光临”。旁边桌子的客人还在不断地上菜,一大桌子人有说不完的话,杯盏碰撞地甚是热闹,反而衬托出淳淳这一桌的“孤寂”。
“我们一起来打匹配。”淳淳反复拨弄手机,忍无可忍地嘟哝道,同时也是对阿川不理自己表示“抗议”。在家里,阿川下班吃过晚饭就守着电脑玩游戏,每到这个时候,淳淳就会变成一种半透明的状态。
“好好好,”阿川听出来老婆语气里的埋怨,快速地退出正在玩的游戏,点开《王者荣耀》,“来就来,谁怕谁!”
他对着一脸不满的老婆打趣道,“你的瘾才粗哦!”(四川话,瘾大的意思)
“没你瘾大!”淳淳“厉声”地回怼着,先前的小失落都消失殆尽。日料店里反复播放的《我只在乎你》恰到好处地“外化”着她此刻的心情。
桌子上的残羹冷炙依然没被收走,摆在那儿显得特别地扎眼。低着头的淳淳选了“王昭君”,对面保持同样姿势的阿川则选择了“李元芳”,俩人都没有看彼此,进入游戏之后,各自为战,淳淳谨慎地在中路“发育”,阿川自恃技术高明,在边路“浪”出天际。

这一局进入到7到8分钟之后,人头比已经来到了3:7,战事陷入胶着状态,淳淳判断己方处于劣势。她有点着急,火急火燎地对阿川说,“赶快过来和我抱团 gank”。
阿川知道机会来了,淳淳刚才一直在生闷气,他现在要主动“安抚”她,于是主动提出,“我去‘卖破绽’,勾引对方的‘安琪拉’。你蹲在草丛里跟我配合。”
淳淳“嗯”了一声,心理操纵“王昭君”悄然来到中路的草丛里,等待时机。这时候,对方的“安琪拉”杀到中路,视死如归的阿川上前去跟“安琪拉”拼命,血量即将见底。
千钧一发之际,淳淳从草丛里杀了出来,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,手指肆无忌惮地点击二技能冰冻住“安琪拉”,甩出大招,随着一声熟悉的“An enemy has been slayed“响起,阿川暗爽,大声地朝着淳淳的方向说了一句,”干得漂亮!被我们套路了“。
邻桌的客人投来一种关切又不解的目光。淳淳的脸微微发烫,抬起头,白了耷拉着脑袋的阿川一眼。
“这要是换在家里,阿川的嗓门会更大,情绪会更饱满。”
2.
用淳淳的话来说,阿川就是个“暴脾气”,尤其是打游戏的时候。
今年30岁的阿川是一名机电工程师,打小就是个游戏精,小时候没少为这事被爸妈打骂。结婚成家之后,虽然玩游戏的时间和地点都变了,但阿川玩游戏的心境和习惯都一直延续下来。
“他只要一玩游戏,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,控制欲强不说,还一直骂骂咧咧,烟一根接一根,叫也叫不动,喊也喊不听。”淳淳对阿川打游戏时犯下的“罪证”了若指掌,熟悉程度不亚于橱柜里的衣服。
女人是善变的。刚才脸上还愁云密布的淳淳,嘴角泛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,“追我那会儿藏得真够深的啊。那时我叫他做啥,屁颠屁颠地跑得飞快,一大早跑几条街买豆浆油条这事,他还真干不过不少。”
“婚前一个样,婚后一个样。敢情我俩谈朋友那会,他的脏衣服臭袜子肯定是藏起来了。现在脱哪儿,就扔那儿了。”她好气又好笑。
一开始,淳淳还会发发小脾气,娇嗔地甩脸色给阿川看,“你去跟游戏过日子好了”。阿川跟没事人似的,打游戏打得正投入,“哦”了一声之后,就彻底没声了。他的右手快速地移动鼠标,眼镜片表面满是屏幕上反射的光影变幻。
“你们在搞锤子啊!还不赶快去推塔......”屋子里回荡着阿川对着话筒的怒吼声。
看着魔怔的老公,淳淳本想小惩大诫,揪他耳朵。但是,每每听到这种语气时,她知道阿川正处在关键时刻。一旁烟灰缸里的烟头还在冒着烟,怔怔的淳淳受不了呛,悻悻然地从他背后绕开,乖巧地蜷在沙发上。

打完游戏,阿川根本没时间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,当务之急就是负荆请罪,“老婆大人,我错了!”他径直地走到沙发前,一把揽过表情微妙的淳淳,诚恳地说着。
这句话如同一缕清风拂走了淳淳头顶上的乌云,雨过天晴,两人相视而笑。游戏是游戏,生活是生活。
久而久之,淳淳也就由他去了。其实,结婚2年多,她比谁都清楚阿川的为人,“除了爱打游戏,乱扔衣服,他哪哪儿都好,对我包容和宠爱,给我买东西时从不犹豫,轮到给自己买的时候总是舍不得。”
“他每天早上6点50就要起床去工地上班,晚上7点半才到家,玩游戏也是他独特的解压方式”。淳淳在阿川脑袋上拨弄着几根白丝,心疼地说道,“这一阵子,他的白头发又多了不少。”
从淳淳玩上《王者荣耀》的第一天起,她就是为了融入到老公的世界中去,尽管阿川更多的时候更喜欢与电脑游戏为伍。
“快乐时一起快乐,难过时一起难过,这就是爱。”没有矢志不渝的海誓山盟,淳淳的爱情信条简单而平淡。
3.
在结婚之前,或者说认识阿川之前,淳淳是一个游戏绝缘体。
2012年,从湖南读完大学回到成都,初入社会的淳淳每天应付繁杂的工作和复杂的人际关系,就累得够呛了,一到周末,她就宅家里,看看综艺节目,煲剧,实在无趣的时候,顶多玩玩消消乐,日子过得不咸不淡。
“游戏就那么好玩?”她曾无数次皱着眉头在心里小声嘀咕。“玩游戏那点时间,我还不如敷敷面膜,做做保养。”
5年前的淳淳正值青春,她认为女孩子应该对自己好一点,天天对着电脑、手机太伤皮肤。“女为悦己者容,况且还得谈朋友。”
淳淳中等个子,身形略胖,面容姣好,身上有着典型的四川女子的水灵劲儿。头发齐肩,中分的发型将脸上的苹果肌衬托得很突出,尤其是她用手捧着脸,就像捧着一个大苹果似的。一双大大的眼睛,神采奕奕,笑起来的时候,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,亲切而不张扬。
“他就是被我的笑容吸引的。”淳淳婚后还跟老公聊起当时追求她的缘由,但是,阿川打死都不承认,心口不一的模样时常逗乐老婆。

2014年的一次偶然的交集,不善言辞的阿川就被这一抹笑容给彻底镇住了,春风十里都不如这个笑容来得沁人心脾。这个爱打游戏的小伙子发誓一定要“拿下她”,这是一种超越游戏胜负输赢的坚定,在那一刻,陪伴自己多年的游戏什么都不是。
为了追到淳淳,老实人模样的阿川煞费苦心,怎么老,怎么土的手段,他就怎么来。他亲手把浓情蜜意跃然纸上,托人转交给淳淳。情人节的前夜,他叫上好哥们一起折纸玫瑰,忙活到凌晨1点,那一晚他仿佛回到了学生时期,为了一个目标豁出去。
淳淳至今回忆起这些往事,都心存感激和感动,“这个时代还有人写情书,真的挺难得。”
“ 我不敢说完全是这封情书起了作用,但是,它至少让我看到了阿川沉稳外表下细腻的一面,而这正是我所期盼的爱情模样。”
虽然俩人的恋情也曾告急,分分合合,百转千回之后,终于牵手步入了婚姻殿堂。结婚那天,西装笔挺的阿川从1楼一口气将白纱披身的淳淳背上了7楼。10月初的天气说热不热,说冷不冷,淳淳看着豆大的汗珠从阿川的额头一直流到脸颊,幸福和心疼的泪水也悄然滑落。
当阿川大声地说出“我愿意”时,淳淳哭的稀里哗啦,跟着说出“我愿意”,阿川的眼圈也红红的。婚礼现场一直播放着淳淳最爱的《我只在乎你》:
如果没有遇见你。
我将会是在哪里。
......
4.
生活,不只眼前的柴米油盐酱醋茶,还有游戏及其衍生的小情趣。
阿川常说他们是一对“平民夫妻”,平淡而真实。淳淳也同意,“我们工资都还凑合,没有什么比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更重要的了”。
对于从适应阿川打游戏到自己也捧着手机玩《王者荣耀》的淳淳而言,游戏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构建夫妻默契的“培养基”,就如同在彼此倾尽一生的漫长陪伴中,夫妻会神奇地出现面容上的相似,也就是俗称的“夫妻相”,它深层次表征的是夫妻间“心灵相倾,习惯趋同,相互影响”。
周末呆在家,淳淳负责做饭,阿川“负责”打游戏。吃完饭,阿川主动叫淳淳一起开匹配,两人找好最舒服的姿势,蜷在沙发上,在手机上勾选自己最擅长的英雄,淳淳选了“虞姬”,阿川选了“甄姬”,伴随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,两人很快便进入了状态
经过一轮激烈的团战之后,淳淳只剩下半血,躲在草丛,准备回城。这个时候,阿川的“甄姬”就在附近,敌方的“后羿”悄然杀将出现。

阿川大嗓门发作,示意淳淳先别回城,“别走!你去杀‘后羿’,我蹲草丛保护你。”
淳淳想着有人保护,底气大增,加二技能快速跑向“后羿”,紧接着释放三技能,放出两只冷箭,对方的血去掉大半。正当淳淳欲释放一技能将其置于死地时,“后羿”先发制人,甩出一只凤凰,淳淳的血顿时只剩两滴。
“快跑!"阿川急吼吼地说道,他顺道变换了姿势,将两条腿搭在沙发外。
结果,淳淳被凤凰晕住不能动弹,直接被“后羿”的一技能万箭穿心。此时,阿川从草堆跳出,先后释放一、二技能,“后羿”挂掉。
阿川盯着屏幕,手指继续游走龙蛇,下意识地说了句,“你怎么这么笨,刚才为什么不跑快点?”阿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静静地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。
果不其然,淳淳被这句话刺激到了,趁着读秒的时间,她开始说落其阿川,“你好意思怪我吗?说好要保护我,自己技能没跟上,害我白死,不然我早回城了!”
“你自己意识差,手速慢,怪我咯?”阿川用余光瞟了瞟正在使着小性子的老婆,反问道。
淳淳在“高地”复活后,冷冷地甩出一句,咱们各走各的,以后别瞎指挥。
“走就走!”阿川顺势“补刀”。以他对淳淳的了解,打完游戏又会陷入“互掐”状态。嘴上这么说,但是,阿川一直紧紧地跟在淳淳的身后。
整个屋子里陷入了一片沉默。这时候,敌方的“阿轲”使用隐身技能快速来到淳淳的“虞姬”身旁,一直跟着身后的阿川突地跳出,用冰冻技能冻住对方,淳淳敏捷反应,扔出一个大招,成功干掉“阿轲”。
淳淳笑得花枝乱颤,冷不丁地来了一句,“打完这一把,去把碗洗了”。
“知道了,老婆大人。”阿川笑嘻嘻地应声道。他知道,刚才那事就算正式翻篇了。

淳淳玩《王者荣耀》是为了分享阿川的快乐,而阿川也接收到了这样的讯息。人在哪儿,那里就会交织出“我愿意为你”的旋律,一如当年阿川看到淳淳的那一抹笑容,也对应到淳淳收到手写情书的动情时刻。
5.
就在上周,阿川的父亲去世了,两人急匆匆地买票回了老家。
在动车上,淳淳一直紧紧地攥着阿川的手,什么也没说,一个“还有我”的眼神就足够抚慰阿川。实际上,在他们的恋爱过程中,阿川父亲的病反复发作,几次都徘徊在死亡的边缘,一家子人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。
回家奔丧的这7天,阿川异常忙碌,像一个“硬汉”一样连轴转。白天他和母亲一起为墓葬的事情奔波,晚上则要披麻戴孝,守夜到2点。
“他根本没时间去感伤,去流泪。”淳淳说。“面对生老病死,我们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。父亲这一走,也算是一种解脱,他再也不会被任何病痛折磨。”
淳淳把这些话都憋在肚子里,既然大家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,没必要反复地去安慰。她更加关心的是在这种高强度的负荷下,阿川每天累不累,出去忙的时候有没有按时吃饭。
丧事结束,两人还要留在老家处理一些后事。直到第三天,他们才回到成都。阿川这些天实在太累了,吃过午饭便沉沉地睡去。淳淳守在一旁,看着他从睡熟到醒来后的怅然若失,一晃便是2、3个小时。
“要不,我们来打一把游戏?”淳淳试探性地问,她其实是想让老公紧绷的神经好好地放松一下。
“好!”阿川回答得很干脆。
淳淳看得很清楚,阿川的眼神里依旧写满了“我愿意为你,千千遍”。
贾霸

文章评论6

加载更多
亚虎国际龙8国际亚虎娱乐国际官方网站优乐娱乐平台
齐乐娱乐在线优乐娱乐平台诚博娱乐官网优乐娱乐平台
齐乐娱乐在线龙8国际亚虎娱乐国际官方网站龙8娱乐
亚虎国际亚虎国际娱乐平台网站亚虎娱乐优乐娱乐平台
齐乐娱乐在线优乐娱乐平台诚博娱乐官网优乐娱乐平台